蒲兰生
百花真的是个充满回忆的美好地方啊。
 

《【双花】倒带与颠扑》

【我爱我的鼓手】


  • 地下乐队AU(是 @五苦 劳斯的点梗!) 


01

卷闸门拉起来的时候铁锈哗啦啦地往下掉,更罔论轴轮滚动时的尖利声音,而即使是这样的声音,也盖不住屋子里面来自于他们主唱的大笑。


孙哲平走进去,把这老古董门又拉下来,于是地上铁锈再落一层。他往里走,一路脱鞋、摘包、最后穿过小纱布帷,显然不久前张佳乐又在上面新涂了两笔,因为有未干的颜料蹭到了他耳朵。他用左手拇指握鼓槌握出来的老茧去蹭,蹭下来一团亮橘色。

始作俑者抱着相机翘着脚躺在沙发里,吉他手站在他对面,两个人说着什么,边笑边打嗝把一段和弦弹得七零八落。张佳乐把怀中的相机...

十五岁的邹远。

青训营的录用牌子发到他手上,似乎算是对他水平的一个肯定。

他不知道的是,这远不会是他最为迷茫的时刻。他只是忐忑而憧憬地,开始思考明日。

十五岁刚刚在蓝雨青训营赛中摘魁首的于锋。

奖品是某品牌的口碑键盘他也的确馋很久,但最憧憬的是那本准入联盟的成员证书,他觉得自己可能会在两三年之后拥有。


他不知道的是——他以后还会拿到更重要的荣誉;而在那之后,他还将拥有,比荣誉更为珍贵的东西。

《紫陌相逢册·唐昊篇》

  • 青山独往

  • 无CP个人向


01

“这个够大吗?”

唐昊转身,门卫大爷从屋里面翻出个纸箱正走出来。他点了下头,伸手去接:“够的。”

大爷的目光在他手指间夹着的烟上停了一下,唐昊在那一瞬间想缩回来,但最终只是继续把纸箱接到手里:“我走了,谢谢您啊。”


他坐在花坛旁把这支烟抽完,架着一只脚,手搭在膝盖上,纸箱放在脚旁边,花坛里栀子搔着他发顶有些痒。K市入夏后晴了好几日,太阳隐隐有些暑期的威力,这会有晚霞,拢下来一层黯而模糊的橘。小路那里邹远跑过去,外套拉链没拉在他后背鼓起风,身影飞快消失在了宿舍入口处。

他凝视着,很久才抬一抬胳膊。过滤嘴咬在齿间,长长的一节烟...

双花篇的wland备份

Wid.1798867


应该没有错字吧orz

《紫陌相逢册·双花篇[终]》

18

黄少天在调摄像头,嚼着口香糖:“来嘛来嘛,你们那天晚上打得那么过瘾也让我体验一下啊。”

张佳乐扶额,他也没想到那天网吧里面能掀起这样大的动静,但打都打了,剑圣的PK邀约也的确令人心动。对面的机子已经开好,联盟给准备的账号卡自然比那天网吧里的不知强到哪里,恐怕如果不是百花缭乱远在霸图,他们都会立刻拿过来。

黄少天看到对话框被对面点了同意,对着摄像头禁不住眉飞色舞了一阵。宋晓站他后面,手机里面是黄少天的直播间,此刻人气正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上涨。他无语,黄少,真的很不要脸。


跟张佳乐打完又点名换了孙哲平,打了两三局各有胜负。黄少天主动被车轮战,已经有些招架不住了,又不想...

《紫陌相逢册[五]》

12

以为不过是闲聊时的玩笑,谁知半个月之后联盟的邀请函就真的寄到家里,只是他们不在。楼冠宁在B市城郊度假村有一间屋子的使用权,之前给孙哲平借住过一段时间,这回张佳乐来了,赶着春意到这边泡温泉。

于是就换成电话,一个接一个,别人的可以装不接,但冯宪君的不行。

孙哲平把手里的钓鱼竿递给张佳乐,走到一旁槐树下面接通,绕两句才切重点是对方一贯作风。

孙哲平听到对方来意,先笑两声:“这退休金加不加钱啊,三天两头把您拉过来。”

到最后也没说去没说不去,光打太极玩。


张佳乐是真不爱钓鱼,湖面上调漂不停浮动,自己却只顾低头看视频。孙哲平收了手机走过去,教他起竿。

张佳乐做得漫不...

《紫陌相逢册[四]》

08

老中医住四合院,孙哲平过来复诊,其实该治的也都治差不多了,剩下的也就那样,何况他现在三十多岁,也没什么可能再回去。以前夜里痛,手部神经牵得一整个躯体都在颤抖,他一个一米八的大男人在床上打滚,秋天上火牙龈冒血,第二日红肿着眼睛爬起来,镜子里面倒映的全是郁苦。

熬不过去的时候医生叫他想点开心的事情,想什么呢,他开心的无非是那些,而现在都成了他痛苦的源头。等医生煎药的时候他坐在银杏树下面,刷手机看百花俱乐部的新闻,看张佳乐的微博号,而那个时候张佳乐专心训练,十天半个月都不更新一条,还不如公关那边的私人号发的照片多。

现在也不过就是挂一个“调养”的名号,不可能变好,只是让它不要再坏。昨夜风...

《紫陌相逢册[三]》

06

孙哲平在另一边,过道里也有屏幕,他就靠在墙上,欢呼声从前台传到这边,游戏里面的音效被直接外放出来,再混杂上解说的声音,乱七八糟一大团,情绪却也就这样被轻易点燃了。

他从兜里抖出烟来,正要点火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女声。

“这里禁止吸烟的。”女人穿着马甲看他,鬓边垂下来一缕染成亚麻棕的头发。在孙哲平转头的那一刻,神色微微晃动一瞬,跟着,又回复平静。

职场前辈一直称赞的就是她的沉稳,说能担大任,最后把舞台总导演的位置让给她。如今见到旧人——而上一次见面时,她穿着马甲在后台奔波被使来唤去搬杂物。


她先推开楼梯间的门,鞋子底厚重,光线短暂地被放入,又被隔绝在外。

孙哲平...

《紫陌相逢册[二]》

04

孙哲平下楼去超市,小区门口的花店老板把头歪出来喊他:“富贵竹到货嘞。”

他就拎着袋子进店晃了一圈,没买竹子,抱了盆小花回去。昨日他打扫房间在窗台上发现几个小花盆,颜色形状都挺可爱。

老板仔细把幼株和根土一起包好,又说:“冬天养吗?不太好养哦。”

孙哲平付完钱多看了眼手机,这时盯着屏幕:“随便,能活就活。”

老板咯咯地笑:“也好。不是富贵命。”


孙哲平出了店又在门口多停了会,他手机里面张佳乐给他发消息,这个人可磨叽,本来说好是昨天,又硬往后推了一天,然后到了今天也还在留恋不肯走,订了个晚间八点的航班。

他倒是不担心会中途反悔什么,跟张佳乐打交道这样久,从一开始...

《紫陌相逢册·双花篇[一]》

01

冬日大排档生意寥寥,深夜十一点,店内只面对面坐了两个人。

经理听他把话说完,系了服帖袖口的手抵了一下额头,隔了一阵,站起来要店家再上几个热菜。

张佳乐没拦得及,就坐在原地给两人的杯子都满上了。经理坐下来,还没开口百花的正副又找来,他只得再次起身。


在他说话的时候张佳乐就坐在那里,面朝店门所以看得很清楚。那两个青年和经理站在一起,说来也是第三代弹药狂剑了,带领着百花称霸联盟,是在各大网站都耳熟能详的人物。玩弹药的那个站在更矮一级的台阶,手插在口袋里戴着耳机站旁边吹泡泡糖,大概是草莓味,因为是粉红色——和他特立独行的头发一样。可能太过无聊,对方的视线也有往这边瞥一眼。

张佳乐不...

《【双花】霜心未死》

  • 现代AU


没过一个月学生们就纷纷发现了这位从别城调任来老师的秘密,或者说,习惯。每一个周五下午榉树树荫下的办公室窗户,经过就可以看到这个老师在桌边铺开信纸。

叶修听到学生过来跟他八卦,哈哈笑一下:“你们孙老师是有故事的人。”

学生还要问,叶修不搭理了:“去问本人啊。”


孙哲平孙老师周末跟办公室的人一起去篮球场,手一投就是三分,校篮球队负责人眼睛都在发光,发育期瘦胳膊瘦腿的学生当然不敢上去碰一碰。乔一帆摇头,说叶主任不厚道。

叶主任不厚道地把月考成绩表搬过来拍到桌上命令他跑腿送给话题主角。乔一帆抱着喘粗气下六楼,穿过小广场望见树下面那扇玻璃窗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今天正是...

于远篇写完辽!

wland可以分章节方便点,在这边放一个存档

Wid.3941969


(啊才发现今天还正好是于锋生日orz,那么锋哥生日快乐!


《紫陌相逢册·于远篇[终]》

51

和蓝雨的比赛在本周六。阴翳的氛围从备赛时就已经初见端倪,终于爆发是在出发前夕。天气预报是G市雨季,雨水来得猛而强,瓢泼的大雨连着下了半周,航班一再延误。最后没法团队改选了高铁出行。


邹远猛地从床上惊醒,手机显示离预定的时间还剩一刻钟,慌慌张张地踩鞋子背包,数据线拖着充电宝岌岌可危地挂在兜里。

于锋中午留在会议室那边,他自己回寝室睡觉。虽然于锋一直叫他不要太有压力,但最近备战他的确是花了十二分的力气,谁想出行前一天午休松懈一下就直接睡过了头。

他跑得急,边下楼梯边提鞋帮,手机直接就摔了下去。

正好那块是花岗岩,吞得声音还挺闷,捡起来的时候却满屏的蛛网。莫楚辰站旁边...

《紫陌相逢册[八]》

43

邹远收拾东西进背包,于锋手插在口袋里站门旁等他,装作无意地谈了句天气,然后说:“好饿哦。”

“对啦,于大队长今天是功臣嘛。很累,要犒劳的。”邹远最后看眼备战室确认没有东西漏下。退出来的时候张伟站在原地,神态有些怅然。邹远望他一眼,然后也跟着看往走廊尽头的方向。


唐昊走近,先喊了一声“张伟哥”,这个老前辈素来拘谨软心肠,叠声应下。

他跟着把视线转向于锋,要开口说话前邹远胳膊松了一下,唐昊于是顿声伸手截住掉下来的水杯。

邹远接过后,换于锋把他手上一整个包也拿过去,然后和张伟从走廊离开。


邹远跟唐昊来到楼梯窗旁,外面种了常青阔叶树,初冬的风吹过来,又...

《紫陌相逢册[七]》

40

于锋去屋角纸袋里拿可乐,再坐回桌面的时候组队邀请已经被同意了。

他切动视角转了几圈,这里是域河北桥,他蛮喜欢。有时甚至会特地让角色跑到桥上才下线。

没过一会桥尾有个身影摇摇晃晃地走近,穿暗红的风衣,戴护目镜。

荣耀里面弹药专家多半都这打扮,风衣那是枪系的浪漫不提,红色几乎就成了象征。 邹远在比赛场上的用的号叫“花繁似锦”,现在这小号就跟那个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耳机里短暂的一阵杂音,然后是青年的声音响起:

“是要跳上去吗?”

“等等。我下来吧。”

然后邹远就看到那个狂剑士做了个扛剑的动作,从破败桥梁上几步跳下来,脚下是江水在打着波涛。

他想到,...

《紫陌相逢册[六]》

37

无论怎样蓝雨都是他们必须面对的对手,正如张佳乐和霸图。

于锋最近甚至连晨跑都没再继续,闷头在训练室。结果就是邹远夜里跟他整理备战笔记的时候,这个人直接就砸头睡着了。

声音听得邹远脑壳都有些疼,一手把台灯拧暗了凑头贴过去,队长眼睛下面熬夜后的乌青很明显。

这几个月他过得太安心,在这个男人强大坚强的背后生长得太安心,差点忘了这个人,也是背负了很多——他的队友他的粉丝,他稳定而辉煌的过去——才最终跨越种种停留至此的。


张佳乐这个名字对于百花来说,已经成了一个半禁忌的存在,他们深切地爱过,歌颂、痛惜,在漫长漆黑的夜里行走,相互拥抱鼓励,曾经以为会这样一直下去,荣也好衰也...

《紫陌相逢册[五]》

34

于锋插着口袋站在台阶上。

张伟不确定对方有没有听见刚刚说的话,他想重复一遍,但于锋先开口了。

他视线扫一眼底下的巴士,百花战队的队员站在车门旁。他说:“没事,你们先回去。”然后于锋往后退一步。

张伟回身看,看到他返回比赛场馆的背影。


经理坐在巴士里面,靠近车门的位置,但头一直未转向外面。随队公关上车的时候,经理伸手接了她一把。女人脸庞抬起,满是忧虑。

“队长刚刚说什么?”

公关看眼外面,属于百花队服的粉色簇拥着:“队长说没事。”

“那就没事。”经理说,“上来。”


这时距离比赛结束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于锋一路往里走,都是跟他逆向而行的人。有...

《【B-D双花生贺24H/14H】住此兰因》

门上挂的风铃一阵叮当响,理发店师傅转过去看:“小朋友又来了啊。”

柜台前的站起来问他:“今天染什么色?”

张佳乐摆手:“不敢搞了不敢搞了,就剪头。”

他上次弄的银灰因为实在太叛逆被妈妈训了,现在就等黑发长出来做一阵乖宝宝。

理发师把他带到屏风后面洗头,旁边凉床上一个人毛巾搭在脸上在睡觉,张佳乐说话声音都放小。

出来坐镜子前的时候张佳乐说:“哎呀我真的蛮想染的,染个粉红色,我游戏里面就是粉红色。”

“你也玩游戏啊。孙也玩。”替他理发的师傅往那边努了努嘴。

张佳乐头不能动,只是很努力地把眼珠往那边转,看到刚才睡觉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握着毛巾走了两步,拉过凳子坐下来继续发愣。...

《【双花书摘-4H】问道南回》

这曾是那些可爱年华的开端,大地些微地爱过我们,我还记得。——勒内·夏尔《埃瓦德涅》


场馆外面摆的是山茶,这种植株很少用来迎宾。其实孙哲平本来应该认不得的——B市没这花,他又不研究,只是当初百花俱乐部的基地跟建在山茶花圃里一样,走到哪里都是这种芬芳的花朵,想不认得都难。


他没急着进去,让到一旁吹冷风低头玩了阵手机,等收起来的时候方士谦正从车上下来。精神看起来挺好的,抱着大衣外套老远就开始笑。

“怎么说?”

孙哲平敛着眼:“稀客。”

“你信不信。”方士谦好像没听出来孙哲平是在刻意避开今天主题,指头比划了一下,及其从容地顺了话头,“老林前脚打电话跟我说日子...

《【双花】世间初梦》

【回赠我开封的匕首(断章取义,不要溯源

孙哲平X张佳乐


  • 现代AU

  • 又是没赶上日子的一年(


十五岁那年张佳乐开始长大,中考结束同学家的小阁楼,地板被太阳蒸到发烫,靠在他胳膊上的同学呼吸粗重,皮肤相触的地方被汗水赋予黏度。从发育期少年身上冒出来的味道在逼仄的空间里爆炸。

他悄悄地往后面缩一缩,从那些人中间爬出来。趴在他后面的人立刻挤占前排。电脑屏幕被堵得近乎严严实实,他视线擦着同学的脖颈过去,屏幕上女人的丰满肉体摇晃,颜色是暧昧的粉红。

张佳乐将视线别开来,同时做了一个吞咽动作,酷暑喉咙有些干。他仰头迎上玻璃窗,朝向是西,光线灼热。耳边是刻意调低的视频音量,混在一...

《紫陌相逢册[四]》

24

这年蓝雨换了服装赞助商,一月前派人给他们量尺寸挑设计图纸,现在新衣服已经送过来了,郑轩趴在喻文州身上捏他的肩袖:“队长的衣服就是好看些哈。”

喻文州在理衣领:“好看,好看给你穿啊。”头抬起来,看到于锋在看他,于是冲那边笑了一下。后者在他笑之前把头别开了。

“什么话!”郑轩说。


于锋拿完衣服就回去了,刚出门撞见宋晓正往这边跑,跑来停在他面前扶着膝盖喘气:“我就说你在这,黄少还不信。”

于锋笑一笑:“快进去吧,队长还在里面。”

“那行。”宋晓喘几口气又往里面跑,“那黄少你去把叫过来呗!”

于锋喊了几声,结果对方跑太快压根没顾得上。于是他只能叹口气往回走。...


《紫陌相逢册[三]》

16

全明星的新秀挑战赛。


唐昊下来之后整个人都一直保持着一种亢奋的状态。

邹远托着下巴在旁边看他。身后观众席早就陷入哗沸,甚至旁边的其他战队选手也连连侧目。

唐昊灌了几口矿泉水,头一扭看见邹远:“你没报?”

“啊...”邹远捏着塑料瓶,“我去年报过了呀。张佳乐前辈。”


这个回答明显没有让唐昊满意。但最后他也只是看两眼,又灌了口水。

邹远站起来,室内暖气很足,他把脱下来的外套放在椅子上:“我出去一下。”百花的位置偏里面一点,坐在外面的是微草霸图一些队伍,邹远问着前辈好从最后面绕过去。狭窄的一条过道通往后台,在要进去的时候他停下来回头看。

唐昊正...

《紫陌相逢册[二]》

08

登机后黄少天坐他旁边,口罩纯粹是耍酷用,拿食指勾下来冲他吐舌头:“大忙人舍得出现啦。”

上次和微草交手失利,于锋天天在底下给自己搞双倍的训练量,古早的好几年前的赛季资料也都翻出来研究做笔记。前两日于锋生日,黄少天兴冲冲地拉了郑轩做同盟在寝室里面布置惊喜,什么都算好了就是没算到于锋当天晚上是在训练室熬了一整个通宵。

入训练室习惯不带手机,电话当然打不通。黄少天找过去,门一拉甩张臭脸又跑掉,后来买多少钵仔糕都哄不回来。


于锋也很无奈。旁人只见他优秀,说蓝雨“剑与诅咒”旁狂剑士的光芒也丝毫不弱。他又不是什么联盟新人,有些话,听了高兴也就算了,当了真才是真幼稚。

什么叫...

《紫陌相逢册·于远篇[一]》

  • 原著向


01

百花队内的毛病早就不是新闻了,赛前备战,甚至说早在张佳乐退役的消息出来后大家就进行过分析讨论。他们蓝雨的队长是战术大师之一,读完一整篇文章后把当日的报纸静静放在桌面上。核心不明,打法混乱。哪怕并不是在说本队也足够心怵。

交手的时候感受起来就更明显,百花是老牌劲旅,跟蓝雨不算什么宿敌但依然值得万分重视——可惜这一次的水准低到无奈。


“耳机落了。”于锋停下来翻口袋。

喻文州看他:“是不是在准备室。”

之前备战的时候上交东西他的确是没把耳机放进袋子里。“嗯。”于锋说,“我回去找找,你们先走吧。”


蓝雨的主场熟门熟路,俱乐部离这...

《【B-D双花生贺32H/30H】穷巷鸣虫》

某知名快餐品牌找张佳乐代言了冬季的新款热饮,农历新年推上市场,二月张佳乐生日这天给他寄了一大堆。东西送到的时候他正跟莫楚辰从训练室的小楼一边出来一边说话。百花的纸面实力不强,自前队长孙哲平退役之后就更捉襟见肘些,团队赛他开始主要转向正面强攻,后方的接应和节奏张佳乐想过几个备选,常规赛打了几局,慢慢他就把这个任务在交给牧师了。

百花下午的例行训练结束后两个人是多待了会,谈些战队和本周比赛的事情,话说一半朱效平风风火火地过来。

这个召唤师是本赛季的新人,接替落花狼藉的选手资质平庸,百花很显然是直接转移了培养重点。可惜他弹药专家和召唤师的配合也不过就是及格线,只能安慰说团队的整体配合有所提高。...

新芽伴生——给易然姑娘文评的回复 @易然易燃 


收到长评真的很惊喜,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有比评论更能让写作者高兴的事情了。

很高兴你留意到了很多细节,铁路啊梧桐啊(梧桐这里是跟我之前另一篇写他们在第二赛季搬家的那里相呼应的!(开始推销x),以及最让我兴奋的是能反过来让我自己也明晰一点我到底在表达一种什么样的情感——所以我真的很高兴能收到评论。反馈也好、情感表达也好、理解交流也好,有回应就是很好很好的事。


如果说之前我只是知道我的文是处在一个写得不够好的状态,到底是哪里不够好,应该从哪里修改还是很不确定。那么看完姑娘的评论再去翻一遍我的文我就清楚可以怎...

《[花间事24H/21H]人事》

叶修早猜到韩文清在这等他,不紧不慢地走过去。

“内鬼是你?”

叶修看着他笑:“看来查到了嘛。”

“你要干嘛?”

“在帮你吞了魔兽森林。”他低下头想了一想,“我只要你把玄蛇交给四象来处置。”

“什么鬼话!玄蛇邪祟入体三界动乱,上诛仙台轮个千百遍也不嫌轻。”


“那就免谈。整日诛仙台诛仙台,广德仙君酆都大帝都被你坑上去一趟了还不嫌腻。”

“天庭打魔兽不方便,我好不容易看着玄蛇统一魔兽了,现在他是螳螂我们是黄雀,灭一个玄蛇不是轻松多了?”

“你也知道玄蛇不知道我是青龙,还当我是他埋在天庭的内鬼,去南溟反叛把魔兽森林丢给我镇守。你天帝只要派兵过去,我把城门大敞等你来。”...

《【B-D双花生贺30H/25H】过程疼痛》

“不行你这个不能要。”

“什么就不能要了,你那个乌龟满桌子爬我说过什么吗。”


“太恶心了!”孙哲平冲他叫,“鸡皮疙瘩啊。”

张佳乐抖着淘回来的挂布站房门口,低下头又打量一遍:“密集恐惧吗,也没有吧…”

“别!别摊平。”孙哲平捂着眼后退出老大一段距离,“快快快,卷起来卷起来。”


这反应就太做作了,张佳乐冷笑一声把布团团攥手里,孙哲平攀着床柱看着布褶皱打了个颤。


孙哲平在地上又趴又掏的,桌面抽屉来回掀了三遍,最后他去卫生间,把盆桶和漱口杯弄得叮叮哐当:“我乌龟呢我乌龟呢…”

他来回走着问张佳乐:“我乌龟呢张佳乐你看到了吗...

《一舟过水》

【一舟过水】

于锋X邹远


  • 迟到好久的远宝生贺(orz


于锋在厨房包馄饨,他妈妈新跟邻居学的百花素馄饨馅,拌的时候还筷子碰碗敲得叮叮当当凑到他旁边跟他说这个名字:“你去的那个战队,也叫百花是吧。”那时他正坐在沙发上看黄少天八卦给他发的一个论坛帖子,里面写到百花正副队在一片刀光弹影里面同进同出,然后他回头,那碗“百花”被拧碎搅拌混成一团灰杂。


现在这团灰杂被他用勺子舀了包进面皮里,封得严严实实完全看不出来里面;更罔论看出这团灰杂的前身是怎样的新鲜。他二姨就站在旁边擀面皮,于锋低垂着眼,G市常年多雨,稀里哗啦地顺着屋檐往下落,屋内屋外...

《月光下起誓》

——end——

【月光下起誓】

于锋X邹远


  •  时间轴第九赛季前期


曾信然坐在旁边喊:“队长你别小瞧我们邹副啊,他小球超厉害的!”

于锋拐个视线看见张伟也坐那儿笑就知道这话不是拿来诓他的了,扯着嗓子回了一句:“那羽毛球算大球小球啊!”


“你说呢。”

于锋回身看去,邹远脱了外套调整着护腕位置走来,接触到他的目光,回以一个笑容,眉毛刻意挑起分明是满满的戏谑。

“哇哦!副队发威了队长你小心哦!”

“远哥加油!”

旁边看热闹的自然是闭眼瞎起哄,不顾年纪胡乱地喊着,也就十来个人尖叫口哨声折腾得乱糟糟。...


© 蒲兰生/Powered by LOFTER